周知

《周•知》| 暴雨突袭中国欧洲,驰援抢险企业在行动

河南强降雨已致56人遇难 京广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继续

7月22日在郑州京广路隧道南出口拍摄的车辆。新华社记者张浩然 摄

新华社7月23日消息,河南强降雨已造成56人遇难、5人失踪,全面救援工作正紧张进行中。备受社会关注的京广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继续,已确认有人员遇难。16日以来,河南遭遇强降雨,目前已造成全省133个县(市、区)1306个乡镇757.9万人受灾,因灾遇难56人,失踪5人,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585193人,紧急转移安置919519人,需紧急生活救助208033人;农作物受灾面积576.6千公顷,成灾面积168.2千公顷,绝收面积25千公顷;倒塌房屋3830户9943间,严重损坏房屋7071户21879间,一般损坏房屋23406户62233间。

7月21日,郑州市内,市民在转移物资。新华社记者朱祥 摄

此次暴雨中被淹没的郑州京广路隧道备受关注,上百辆汽车横七竖八地堆在该隧道南出口,目前救援队正对该隧道进行抽排水,但隧道内仍有大量积水,已确认有人员遇难,具体人数还在核实中。

17日以来,河南省中北部地区降暴雨或大暴雨,郑州连续两天降大暴雨到特大暴雨,部分地区累计降雨量已超当地年平均降雨量。其中,郑州市平均降雨量518.5毫米,郑州新密市白寨累计降雨量最大达986.7毫米,突破建站以来历史极值。

强降雨还在持续,22日,其中心向新乡、安阳、鹤壁等豫东北部移动,河南省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鹤壁降水量已超过郑州。从17日8时至22日8时,鹤壁平均降水562.1毫米,最大降水量在鹤壁科创中心,达到1072.8毫米。

驰援河南  企业在行动

中国银行面对河南省极端汛情,中国银行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防汛救灾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和国务院工作部署,推出多项金融服务便利措施,全力支持防汛救灾。点击阅读:风雨同舟 中行同行 | 中国银行多措并举支持河南防汛救灾
三峡集团7月22日上午,三峡集团决定紧急捐赠3000万元,支援河南抗击此次特大洪涝灾害。其中,向郑州市、新乡市、开封市各捐赠1000万元,定向用于上述受灾地区抢险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目前三峡集团所属三峡能源在河南所属5座发电场站装机规模近50万千瓦,每日可提供清洁电能超200万千瓦时。接到暴雨信息后,三峡能源第一时间发布预警信息、部署相关工作,同时启动应急响应,确保区域内人员及财产安全,全力做好设备保供工作。点击阅读:支援河南,三峡集团紧急行动!

 

中远海运7月22日通过中远海运慈善基金会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2000万元救灾资金,支持当地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点击阅读:中远海运集团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款2000万元救灾资金
比亚迪:比亚迪慈善基金会向郑州慈善总会捐款2000万元人民币,用于救灾紧急举措和灾后恢复工作。此外,比亚迪汽车已开启车主紧急救援服务通道,并开放郑州市所有4S店作为应急避难场所,附近市民可就近进店寻求援助。点击阅读:比亚迪捐款2000万元驰援河南郑州

建设银行:建设银行网点柜面开放绿色通道,对汇往河南的转账、捐款进行加急处理,对河南籍客户、员工及家属走访慰问,发动捐赠抗灾物资。建行河南省分行各营业网点利用“劳动者港湾”为周边市民和受困群众提供避难场所,为他们提供了手机充电、热水、食物加热等贴心服务,还安排车辆护送滞留网点的客户回家。点击阅读:河南,咱们一起扛!

▲分行积极组织网点人员开展防汛救灾清理工作
吉利控股:7月21日,吉利控股集团旗下各品牌公司携手李书福公益基金会,宣布捐赠3000万元。其中含现金2500万元,以及吉利科技集团旗下沃飞长空生产的专门用于防汛应急指挥和灾情勘测的工业级无人机三台和辅助设备等,价值500万元。沃飞长空还将派出专业团队为当地救援队提供技术指导。点击阅读:吉利控股携手李书福公益基金会捐赠3000万元 紧急驰援河南

联想集团:集团将向河南灾区捐赠5000万元人民币,同时集结500名专业IT服务工程师成立联想IT服务救援队驰援河南。救援队将在有关部门指挥下,协助保障河南灾区各机关单位、医疗卫生机构和应急管理部门的IT设施正常运转,为灾区提供IT设备修复、救灾呼叫中心部署、数据中心恢复服务等相关IT专业服务。点击阅读:联想集团向河南灾区捐赠5000万元

中国电信7月22日,经过全力组织抢修,随着郑州巩义米河镇移动通信宽带通信全面恢复,中国电信实现河南全省城乡无全阻。点击阅读:全部抢通,不辱使命!

中国移动7月22日下午,中国移动通过河南省慈善总会向河南灾区紧急捐款2000万元,用于防汛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经过连续两天奋战,截至7月22日16:30,中国移动已累计抢通基站6301个。中国移动翼龙“高空基站”千里驰援,奔赴一线,为灾区护航!点击阅读:风“豫”同“州”!中国移动全力支援河南灾区!

中国联通:为做好河南灾区通信保障,中国联通集团紧急调动北京、天津、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上海、江苏、安徽、宁夏、陕西、湖北等13个省公司应急通信技术人员417人,应急通信保障车辆160辆,发电油机77台,驰援河南。点击阅读:驰援河南!
通用技术集团:7月22日下午4点30分,通用技术集团通过河南省慈善总会向河南灾区捐款1000万元,支持河南省防汛救灾及灾后重建工作。通用技术集团所属中国医药、国中康健、高新材料、中国汽研、沈机股份、邮电器材等企业干部职工主动担当作为,全力做好防汛救灾工作。点击阅读:闻汛而战,小通“豫”你在一起~

华为:灾害发生后,华为公司河南代表处紧急启动应急保障预案,第一时间投入187人奔赴灾区一线,同时调动68位研发专家远程投入,进行通信故障恢复、业务迁移、应急方案筹备等工作,全力支持当地运营商进行网络修复与维护工作,力保灾区通信网络畅通。 点击阅读:暴雨中的坚守,华为全力支持运营商做好河南汛灾的通信保障工作

铲车上的工程师正在奔赴一线

中兴通讯:中兴通讯河南分公司快速组建应急抢险团队,155名工程师在一线全力协同各运营商客户开展通信抢险保障工作,第一时间向各运营商核心机房派遣工程师,启动24小时值守,梳理准备第一批紧急备件,与运营商客户携手守护网络通信生命线,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护航!点击阅读:向河南集结!

 

中国中铁相关单位迅速调集人员、机械、物资全力投入抗洪抢险。中铁七局五公司管城市政道路项目成功解救被困群众30余名;中铁电气化局三公司从机电分公司、郑济项目部抽调64人组成应急抢险队,全力保障铁路牵引供电设施安全……点击阅读:中国中铁,“豫”子同袍!

▲中铁北京工程局一公司在城东路援助过路行人

科大讯飞:“险情面前,为给灾区提供最直接的物资帮助,我们迅速行动,装满10车简易食品、矿泉水、消毒液和抽水泵等急需物资。后续,还将为防汛救灾持续提供助力和支持。愿我们的绵薄之力帮助河南老乡共度难关。”点击阅读:今夜,科大讯飞首批援助物资驶往河南

德国灾情严重,德中商会号召在德中资企业及员工凝聚力量、奉献爱心

德中商会:7月22日,德中商会微信公众号发出“德国洪水灾区援助捐赠倡议书”说,7月,德中两国部分地区先后遭受严重暴雨洪水灾害侵袭。我们与德国社会同在一片蓝天之下,同样的灾难不应区分彼此,号召在德中企积极承担所在国社会责任。据悉,部分企业已行动起来了。点击阅读:德国洪水灾区援助捐款倡议书

注:时间仓促,本次仅收集部分会员及商协会信息,错误疏漏在所难免,敬请谅解。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周•知》|欧洲议会通过动议冻结中欧投资协定 外交部发言人重申三点立场

5月20日,欧洲议会以599票赞成、30票反对和58票弃权通过了关于中国反制裁欧盟实体和议员的共同动议。动议说,由于中国反制裁,对欧中全面投资协定的任何审议及欧洲议会对批准该协定的任何讨论都被冻结;动议要求中国在议会处理协定前解除制裁,而解除制裁不影响协定是否被批准。

动议说“希望”欧委会采取促进协议缔结和签署的任何行动前要与议会协商;呼吁欧委会把关于协定的辩论当做一个“杠杆”工具;动议还“提醒”欧委会,欧洲议会在被要求批准协定时将考虑中国人权状况。

欧洲议会议员所投票的共同动议涉中欧投资协定的内容如下:

10. Takes the position that any consideration of the EU-China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 (CAI), as well as any discussion on ratification by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has justifiably been frozen because of the Chinese sanctions in place; demands that China lift the sanctions before Parliament can deal with the CAI, without prejudice to the final outcome of the CAI ratification process; expects the Commission to consult with Parliament before taking any steps towards the conclusion and signature of the CAI; calls on the Commission to use the debate around the CAI as leverage to improve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nd support for civil society in China and reminds the Commission that Parliament will take the human rights situation in China, including in Hong Kong, into account when asked to endorse the CAI;

动议还说,“迫切”需采取系列自主措施重新平衡欧中关系,这些自主措施包括:针对外国补贴对内部市场的扭曲影响的立法;国际采购工具;强制尽职调查要求的供应链立法,规定禁止进口强迫劳动产品;增强和加强欧盟外国投资筛选条例;有效反胁迫工具;应对中方网络安全威胁、混合攻击和军民融合计划等。

在欧中关系上,动议“号召”欧洲理事会(成员国首脑)采取更强硬立场,在正在进行的2019年《欧中战略前景》审查中应有所体现,朝更强势(more assertive)方向前进。

此外,动议还说要在“跨大西洋应对中国对话”( Transatlantic Dialogue on China)框架下加强与美国协调,在人权问题上协同行动。

该动议是非立法性的,“表明”欧洲议会在中国反制裁措施上的相关态度立场。

欧洲议会现有704名议员,共七个党团:分别是欧洲人民党(EPP)、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党(S&D)、复兴欧洲党(Renew Europe)、身份与民主党(ID)、绿党/欧洲自由联盟(Greens/EFA)、右翼保守与改革党(ECR)和欧洲联合左翼/北欧绿色左翼(GUE/NGL)。

 

 

            截图自欧洲议会。

按议员数量排序,前三大党派是欧洲人民党(187)、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党(147)和复兴欧洲(98)。

身份与民主(ID)有76个议员、绿党/欧洲自由联盟67个、右翼保守与改革党(ECR)61和左翼为39,另有无党派(NI)议员共29名。

投票前,议会七大党团中六个提交了各自党团关于中国反制裁动议的不同版本,反映了不同党团主张。

比如欧洲人民党(EPP)的动议“提醒”欧委会,欧洲议会在批准贸易协定时将考虑人权状况。

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党(S&D)的动议“强调”解除制裁是议会考虑批准协定的前提条件;强调要加强欧盟自主工具;除了美国,还要加大和加拿大、亚太地区的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韩国合作,制定欧洲的印太战略,利用欧盟互联互通。

复兴欧洲(Renew Europe)的动议说,呼吁欧委会将欧中全面投资协定作为在人权上的杠杆工具,认为议会开启批准协定程序前提是中国解除制裁、中国遵守协定中关于签署国际劳工组织公约有关承诺,以及欧盟发展和实施“强势”贸易工具。

绿党/欧洲自由联盟的动议说,要采取强硬立场,在中国解除制裁前,不考虑任何讨论或批准协定的行为;欧委会在推进协定批准签署前要和议会协商;要发展欧盟自主工具(即共同动议中所提到)、要在欧美对话中要涉及所有问题。

右翼保守与改革党(ECR)的动议说,中国解除制裁后才能开始协定批准过程,且中国人权状况有实质性提高,此外还对批准协定提出额外要求如对中国签署公约有时间表。

左翼的动议则呼吁欧盟和中国都解除制裁,认为议会间交流对发展互信和保持良好关系很重要;议会考虑批准协定前,制裁应被移除;呼吁欧中关系不要走向对抗,中国是欧洲的战略伙伴,也是国际合作和维护多边主义可信赖的伙伴;认为欧中关系及相关讨论应该基于相互尊重。

除了左翼党的动议,欧洲议会在其他五个党团动议基础上形成了共同动议。欧洲议会对动议进行两轮投票,首轮投票主要基于左翼党有关主张,但被否决;第二轮对共同动议投票则为现有结果。

5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就欧洲议会计划通过一项动议“冻结”中欧投资协定一事提问。

赵立坚表示,我注意到了有关的报道,想在此重申三点:第一,中欧投资协定是一份平衡、互利共赢的协定,不是一方给予另一方的恩赐,是互利互惠的。尽早批准,符合中欧双方利益,双方均应为此作出积极努力。

第二,中方对长期以来恶意传播涉疆谎言和虚假信息、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的欧盟有关机构和人员实施制裁,是维护自身利益的需要,也是对欧方搞制裁对抗作出的必要正当和正义回应,到底是谁无理挑衅在先,谁正当防卫在后,孰是孰非,一清二楚。

第三,中方有发展中欧关系的诚意,也会坚定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制裁对抗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对话合作才是正道。希望欧方能够从中深刻反思,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通过对话沟通增进双方了解和理解,妥善管控分歧,推动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周•知》| 欧盟盘点20种关键战略产品依赖中国

5月5日,欧委会宣布升级其工业战略,希望加强单一市场弹性,并在原材料、半导体和电池等六个战略领域减少对中国和其他外国供应商的依赖,这是继2020年3月欧盟发布新工业战略后的又一重要举措。

其中,欧委会同期发布的长达106页的工作文件“战略依赖性和能力”(Staff working document – Strategic dependencies and capacities)披露了欧委会梳理贸易情况得出的对外依赖情况的最新数据。其核心数据和内容包括:

首先,欧委会认为在137个欧盟高度依赖进口的关键产品上,半数来自中国。

12月,法国经济和财政部发表了《法国和欧洲供应的脆弱性》报告说,法国对非欧盟国家进口的依赖度似乎不高,5000多种进口产品中,有121中产品进口较为集中,特别是化学品和药品、冶金产品和某些如LED灯、机床和蓄电池灯。其中有12种是较“脆弱”的产品,即较难找到多样化和替代方案。这些产品中的四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法国报告认为,法国“脆弱”产品数低于其他主要欧盟国家,同时也强调不能忽视国外采购的优势。

欧盟今年5月报告在方法论上借助了法国经济和财政部这份报告,并在此基础上使用三个指标来确定其关键敏感领域高度依赖进口的产品。这三个指标第一是采用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简称HHI)来确定进口产品集中程度,看是否集中在少数非欧盟供应商;第二是衡量欧盟外进口在欧盟总进口中的重要性,通过欧盟外进口额和总进口额比值计算;第三是看欧盟外进口产品与欧盟生产的可替代性,通过欧盟外进口值和欧盟总出口值比率计算。

在HHI指数超过0.4(市场垄断程度越高,越接近1),第二个指标在0.5以上(即欧盟某产品超一半需依靠进口),以及第三个指标超过1,(欧盟生产可替代程度低于盟外进口)时,然后结合欧盟认定的“敏感”领域,最终确定出在关键敏感领域依赖度高的产品。

欧盟进口的5200种产品中,经过三个指标综合筛选,共390中产品存在高度依赖进口情况,再结合欧盟确定的“敏感领域”(如绿色、数字、电信、安全、航天、防卫等),共确认了137项高度依赖进口的关键产品,占欧盟进口总额约6%。

欧盟敏感领域进口依赖国家份额。图标自欧委会。

这些关键产品中,欧盟前三大进口国分别是中国(52%)、越南(11%)和巴西(5%)。中国不仅占这些关键产品进口总值一半以上,并且是约一半产品的前三大供应商之一。此外,欧盟对韩国、新加坡、美国、日本、英国和俄罗斯等的依赖程度较近,在3%-4%左右。

在欧盟高度依赖进口的产品中,最大类别的是原材料、加工材料和化学品,有99项如铍、钴、锑、锂、铝、钨酸盐、铬、镍、钼、锰、铁合金、钢和各种化学产品,可被大致归类到能源密集型领域,但也对其他产业也有重要影响。

第二大类是健康医药领域,共14项,包括活性药物成分(APIs如抗生素、维生素、激素、杂环化合物);第三大类是可再生能源、数字和电子领域,共17项,包括数字/电子产品如永磁体、蓄能器、电动机、无线电广播接收机、笔记本电脑和移动电话等。

其次,欧盟报告显示,美国对欧盟的依赖度高于欧盟对美依赖度;但欧盟和美国都对中国约20种产品高度依赖。

 

欧美敏感领域依赖度。图自欧委会。

如图所示,美国对依赖从欧盟进口的产品约260项,而欧盟依赖从美国进口的约为15项。欧委会报告说,欧盟和美国对中国有大量的共同依赖,鉴于目前世界贸易结构中中国在这些依赖产品中占据了非常核心地位,向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多样化的潜力似乎有限。

欧美依赖度产品图表。图自欧委会。

欧委会对欧美共同高度依赖中国进口的20种产品具体是什么没有列出,但提到这些敏感产品主要在健康领域(如与疫情有关产品和活性药物成分,包括维生素、抗生素、荷尔蒙)以及和绿色数字转型相关的有关产品如永磁铁、电蓄能器、手机和无线电广播接收器等。

欧委会还深入审查原材料、活性药物成分、锂电池、氢能、半导体、云计算和边缘计算六大战略领域的对外依赖程度。为了减少进口依赖,欧盟或将为有关下一代云、氢能、低碳工业、制药和半导体的“欧洲共同利益重要项目(IPCEIs)”提供资源。IPCEI允许欧盟各国政府在更宽松的国家援助规则下投入资金,促进各企业从设计到生产和下游应用的整个项目中进行合作。

 

欧盟预测第四季度经济有望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5月12日,欧委会发布春季报告预计欧盟经济今年增长4.2%,明年增长4.4%,欧元区经济今年预计将增长4.3%,2022年将增长4.4%,高于2月预测值。报告预计,欧盟经济增长将由私人消费、投资以及国际市场对欧盟商品的强劲需求所驱动。在大规模复苏计划刺激下,今年第四季度欧盟经济将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欧盟各国复苏速度将有差异,预计到2022年年底,所有成员国经济都将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受疫情打击,欧盟经济在2020年萎缩6.1%,欧元区经济萎缩6.6%。

 

欧盟理事会通过欧盟出口管制新规

2021年5月10日,欧盟理事会通过出口管制新规,待欧洲议会和理事会签署通过的法规后,该法规将正式发布,并在90天后生效。欧盟出口管制法规旨在设立欧盟层面军民两用物项出口商、外贸代理人、技术援助、过境和转移的管制制度,包括10章32条和6个附件。

新法规使是欧盟出口管制的全面系统升级,引入新的“人类安全”维度,以便欧盟可以应对新兴的军民两用用途技术(尤其是网络监视技术)带来的挑战,这些可两用的技术可对国家和国际安全构成威胁,包括保护人权;更新关键概念和定义(例如,“出口商”的定义以适用于涉及军民两用用途技术转让的自然人和研究人员)。未来,欧盟将加强“视同出口”管制。

更多,可查看机工智库研究员赵秋艳撰写的“关注!欧盟出口管制新规也要实施了……”

 

注:由于水平时间有限,错误疏漏在所难免,敬请谅解。

参考资料:欧委会、新华网、路透社、法广、第一财经和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资料等。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周•知》|欧盟下周出台外国补贴新立法倡议;部分议员要求搁置中欧投资协定

多家媒体报道,继去年6月发布外国政府补贴“白皮书”后,欧委会预计5月5日公布新立法倡议,欧委会将有权审查、叫停和处罚欧盟外补贴企业收购欧盟公司和公共采购竞标,进一步影响欧盟外企业对欧盟的有关投资和在欧发展。

媒体报道负责欧盟竞争事务的欧委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下周将发布外国补贴新立法草案。|图自《金融时报》。

 

《金融时报》报道,欧盟针对外国政府补贴新立法草案规定,受外国政府补贴的企业在欧盟收购价值5亿欧元的欧盟公司或公共采购合同价值超2.5亿欧元情况下,需向欧委会事前通报。报道说,由于外国政府补贴“不透明”,欧委会将使用系列“指标”(indicators)评估欧盟单一市场“潜在扭曲程度”, 包括补贴对特定市场规模或收购价值的大小。企业补救措施包括停止交易或变卖资产,以及偿还收到的补贴和利息;企业未履行通报或未按要求取消交易,或将面临罚款。

《金融时报》还提到,补贴将包括外国政府零利率贷款,无限的国家担保(unlimited state guarantees),或税收补贴。补贴来源很重要,如果欧盟公司接受欧盟外国家的补贴,也要受监管。

MLex Market Insight报道说:欧委会新立法草案将涉及3年内从外国获得超500万欧元国家补贴的企业。受外国政府补贴企业如有收购营业额超过5亿欧元的欧盟公司的计划,需向监管机构通报并等待批准。与现有并购审查一样,监管机构将有25个工作日审查收购,如有顾虑,可延长90个工作日。

调查中,欧盟官员将确认是否存在外国补贴,通过查看”可比税收待遇”、可用融资、担保或财政捐款等研究补贴对经济活动带来的影响。一旦发现有补贴,欧委会将进行个案评估,看是否扭曲欧洲市场。影响因素包括补贴金额和性质,补贴目的和附加条件及在欧盟内部市场的使用等。

方法论上,欧委会承认很难从外国政府获得补贴信息,所以将使用“指标”来看外国补贴是否涵盖”大部分”投标合同或并购价格,以确定其是否有 “扭曲性”。

报道说,立法草案接受补贴可能有益的观点,将“权衡”补贴好处与坏处,这种 “权衡 “可能意味着公司必须接受 “适当的补救措施或接受承诺”。该立法提案对任何以无限担保形式提供的补贴特别关注,对一个本濒临倒闭的公司提供支持也将“立即敲响警钟”。

Mlex报道还说,企业可以向其本国政府偿还补贴,”并适当支付利息”,但欧委会指出,很难跟踪这是否能修复对市场造成的伤害。监管机构可以强迫公司剥离资产或遵守行为承诺。

调查期间,欧委员有权采取临时措施,进行突袭检查,对不提供信息或不遵守规定的公司发出质询和罚款。未能履行事前通报的企业可能面临罚款,最高可达其年收入10%;提供不正确信息,罚金为年收入1%。

申请参加欧盟公共招标的公司,如果获得外国补贴,必须向负责的公共机构说明信息,公共机构则须通知欧委会。欧委会将有权调查、施加承诺或阻止申请。

彭博社报道,外国补贴新立法和欧盟现有外国投资审查将是并行关系。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蕙匡指出,“白皮书”中对补贴十分宽泛,包括中国国企或受国有银行资金支持的在欧投资和经营活动,都可能落入该新立法监管范畴。如果欧盟外国政府“白皮书”顺利进入欧盟立法程序并得以实施生效,届时中国国有企业对欧盟企业并购类交易可能会至少同时面临三重审查:反垄断审查、外商投资审查与外国补贴审查。

外国政府补贴立法将是欧盟首次针对外国补贴提出立法监管,但欧盟和成员国已有在投资和反垄断审查中考虑补贴因素的案例:2019 年 8 月,德国福斯罗集团宣布旗下福斯罗机车公司(Vossloh Locomotives)出售给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中车株机),2019 年 9 月向德国联邦反垄断局申报。德国联邦反垄断局评估时首次明确表示考虑了中车株机获得的政府补贴因素,包括“中国制造2025”和“一带一路”两项国家计划及国有银行贷款融资等。2020年4月,德国联邦反垄断局通过了该交易,结论是该并购不会扭曲市场竞争,其主要原因之一是拥有创新技术的新的竞争者不断进入市场,福斯罗机车长期发展上没有竞争力,同时中车株机在欧盟市场影响并不大。

中车照片。| 图自德新社

按欧盟立法程序,由欧委会提出新立法草案后,欧洲议会和欧盟成员国将审核。《金融日报》认为,这一过程可能耗时数年,内容也还可能发生变化。蒋蕙匡在《中国企业为何要关注欧盟的外国补贴监管制度?》中认为,鉴于欧盟对外国补贴的立法将对中国企业产生重大影响,建议中国企业在日常合规和开展相关交易时,提前考虑可能的监管合规风险,尽早寻求专业法律顾问意见;此外,建议相关企业、行业协会、主管机关等基于具体情况通过适当途径反映意见和诉求,尽量降低该等监管机制对中国企业在欧投资运营的不利影响。

欧委会去年6月17日发布了外国政府补贴“白皮书”。中国驻欧盟使团发言人随后指出,希望欧方有关措施遵守世贸组织基本原则,避免保护主义思潮干扰,不要以补贴为由,设置新的贸易障碍,为外资企业经营发展创造良好营商环境。去年9月,欧盟中国商会向欧委会提交外国补贴白皮书反馈意见,呼吁欧委会慎重分析新制度工具的“合法性、合理性和必要性”。

欧盟发布外国政府“白皮书”。|图自欧委会

 

欧洲议会讨论中国反制裁措施

本周欧洲议会举行全会。4月28日,会议讨论了中国针对欧盟个人和实体的反制裁措施。欧洲议会定于5月就该议题非立法动议投票,以“表达意愿”。一些议员或党团提出暂停讨论中欧投资协定。欧洲议会社会党和民主党进步联盟党团(S&D)在声明中说,只要反制裁措施还在,欧洲议会就应搁置协定。

欧洲议会本周召开全会,疫情局势紧张,议员可远程参加。| 图自路透社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做会上作报告,除表达对受制裁议员“支持”,他在演讲末也提到,欧盟需要对中国保持对话和开放,避免事态继续升级。

在下月投票涉华动议前,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向外交事务委员会提出了关于新中欧战略的“意见草案”,就动议内容提六点建议。

内容包括,建议考虑到中国2020年首次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贸易逆差加大;欧中贸易和投资关系具有战略意义,应以规则为基础,以多边贸易体系为核心;对欧中经贸“失衡”表示关切,强调再平衡和更公平竞争环境对欧盟利益至关重要;欢迎在政治层面达成欧中全面投资协定;需考虑现在欧盟对华“工具箱”已加强;强调议会决定其立场前将彻底审查协定;欢迎中欧地理标志协定生效,并重申有效实施地理标志协定的重要性。

 

媒体报道欧盟内部报告对华语言更“强硬”

《政治家》25日报道,欧盟内部涉华报告使用了“更强硬”语言,反映出欧盟对华新路径。报道说,4月21日,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和博雷利致信欧盟27国领导人评估2019年后欧盟对华关系发展。

信里说,欧盟和中国有“根本性分歧”,未来分歧还将存在,“决不能被掩盖”。另一方面,信里也说,中国不只是战略竞争对手和制度性对手,也是 “合作的谈判伙伴”,包括在气候变化等领域。

冯德莱恩和博雷利还提到,欧盟要和其他伙伴紧密合作,和美国一同在国际舞台坚持立场和利益。

上周,冯德莱恩在推特上宣布,拜登6月将访问布鲁塞尔参加欧美峰会。欧美峰会机制被上届特朗普政府搁置,上次会议于2014年举行。媒体认为,欧美领导人将讨论涉华议题。

拜登获选后,欧盟迅速发布了跨大西洋合作议程。去年12月,欧盟发布《欧盟—美国全球变化新议程》(a new EU-US agenda for global change),提议与美国就中国议题合作,尤其是贸易和技术领域。

图自eupoliticalreport.eu

 

其他重要动态

4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通电话。

4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以视频形式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共同主持第六轮中德政府磋商。

4月28日,欧洲议会宣布批准欧盟与英国去年年底达成的《欧盟—英国贸易与合作协定》。

4月27日,第八次中欧环境政策部长对话会以视频形式召开。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与欧盟委员会环境、海洋事务与渔业委员维尔吉尼尤思·辛克维丘斯共同出席对话会。

4月27日,中国—中东欧国家海关信息中心正式揭牌,中国—中东欧国家海关信息中心网站同步上线运行。

4月26日,欧盟委员会发言人26日说,欧盟已就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未能如约向其交付新冠疫苗起诉该公司。

注:由于时间水平有限,难免有错误疏漏,敬请谅解。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周·知》| 美国“让步”数字税;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要来了?

“中国在数字基建、研发方面投资会拖拖拉拉的吗?我向你保证,他们可没在等。——拜登”

4月7日,美国总统拜登发表白宫演讲,继续推动美政府上周宣布的高达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希望未来8年投巨资改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振兴制造业、研发创新、劳动技能培训和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等。白宫称该计划是“二战以来就业上的最大单笔投资”,也是和中国竞争关键所在。

美国总统拜登发表白宫演讲提到与中国竞争。| 截图自彭博社推特。

美国基建计划雄心勃勃,但钱从何处来?为解决融资问题,拜登政府上周还配套公布了“美国制造税收计划”项目清单,计划15年内筹集约2.5万亿美元[i],最重要内容有两项,一是将企业所得税率从21%上调至28%;二是将美国公司海外利润最低税率,即“全球无形低税收入”(GILTI)从当前10.5%提高至21%

这是对上届特朗普政府减税计划的“逆行动”,尤其后者还涉及对美国跨境税收制度的重大调整。担忧跨国企业转向“低税国家”,美国GILTI改革还需国际合作加持。

因此,4月5日,美国财长、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在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发表讲话时抛出重磅消息:美国正与二十国集团(G20)经济体合作,希望就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达成一致,“结束长达30年的企业税逐底竞争”。

耶伦讲话发表于二十国集团(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前夕。两天后,意大利举行了担任今年G20轮值主席国以来首次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国际税务进程方面,G20官网发布声明说,财长和央行行长们致力于“在2021年年中前达成一项全球性、基于共识的解决方案”。[ii]

意大利举行二十国集团(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在线会议。| 图自G20推特。

美国要推全球最低企业税率为何寻求G20合作?对全球企业有何影响?这一事件另一“主角”是G20委托经合组织商谈多年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 Base Erosion and Profit Shifting)”项目

先谈谈背景,现行所得税国际规则在一战后于1923年建立,已运行近百年,其所得来源国与居民国税收权益分配原则是限制来源国征税权,促进跨境投资。该规则运行结果是跨国企业受趋利引导,将利润转移到低税地和避税地。[iii] 据测算,2017年跨国公司在母国之外赚取的利润中有40%被转移到了“避税天堂”, 意味着2000多亿美元税收付诸东流。[iv]

为共同打击跨国避税和企业“灰色利润”,2012年,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同意通过国际合作应对BEPS问题,并委托经合组织开展研究;在二十国首脑背书下,经合组织迅速跟进,于2013年发布了“BEPS行动计划”,包括数字经济、协调各国企业所得税税制等5大类共15项行动。

BEPS行动计划分类表:

截图自国家税务总局官网。

经过两年多紧锣密鼓工作,经合组织于2015年10月发布了BEPS最终报告,值得说明的是,在此项国际税改中,中国一直以经合组织合作伙伴身份参与,2013年-2015年提交立场声明和建议1000多条,很多意见被采纳并体现在最终成果中。[v]

以2015年BEPS最终报告为转折,国际税收领域进入将BEPS项目成果落地“后BEPS时代”。经合组织2016年发展了 “BEPS 包容性框架”,截至2020年5月,包括中国、美国、欧洲国家在内全球近140个国家或管辖区加入,共同协调国际税务改革。[vi]

2017年6月,经合组织出台《实施税收协定相关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多边公约》( 以下简称《多边公约》) 开启税收协定历史新篇章,使参与管辖区可通过“一次商定、一次签署、一次批准”实现对上千个既有双边协定的批量性修订。[vii]中国于2017年6月与全球66个税收管辖区共同签订了《多边公约》。

据经合组织今年3月数据,目前《多边公约》覆盖包括中国内地、香港、欧盟国家等在内的95个管辖区。3月30日,希腊和匈牙利交存公约批准书,使目前批准、接受或通过公约的管辖区达65个[viii]。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尚未签订《多边公约》。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布“退群”巴黎气变协定后还不到一周,美国政府还缺席了《多边公约》签署[ix],认为公约“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x]

另一背景是,2017年底,美国通过“30年以来最大的”税改法案,将累进税率、最高档税率为35%的联邦企业所得税统一为21%的固定税率[xi];此外还引入参股豁免税制,刺激美国跨国集团将更多海外利润汇回国内;颁布美国企业海外最低税率: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所得(GILTI)的税率为10.5%,仅为国内企业税率的一半等。

从特朗普政府的“减税”及“不合群”到拜登政府的“加税”及呼吁国际合作,美国税收政策短短四年出现“旋转门”,令人唏嘘。另一方面,出于美国企业体量及重要性,拜登政府的“转向”激发出巨大国际舆论波澜。[xii] 在G20/经合组织“BEPS项目”到达关键的“十字路口”之机,给全球国际税务改革带来新气息。

专家指出,“BEPS项目”谈判并不十分顺利,现在解决方案主要涉及两大“支柱”。简单来说,第一支柱是制定跨境“数字税”规则,比如使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等数字和科技巨头在产生盈利的地方纳税,即使这些公司在当地没有实体办公场所;第二支柱是制定全球企业最低税率,避免各国政府为吸引大型跨国公司相互竞争,不断压低税收。[xiii]

《华尔街见闻》文章指出,美国在“数字税”上是不情愿的,因为这意味着其他国家也可从美国互联网巨头海外利润中分得一杯羹。

由于迟迟无法达成在“数字税”上达成一致,欧盟国家已“磨刀霍霍”,截至2020年6月,欧盟共有14个成员国开始实施或表示支持和考虑征收数字服务税[xiv],美国则威胁要反制;此外,欧委会近年时常拿谷歌、苹果、脸书等美国互联网巨头“开刀”,开出在反补贴和反垄断领域天价罚单,使数字科技领域屡屡成欧美“摩擦”焦点之一。

媒体报道,欧委会发言人周二表示“有条件”支持耶伦的呼吁,即在设定全球企业最低税率同时,也要征收“数字税”德国、法国、英国方面近日也表示支持征收两项税收。

最新消息是,4月8日,英国《金融时报》独家报道说,继耶伦支持“BEPS项目”第二支柱中的设定全球最低企业税后,美国政府打算在第一支柱即“数字税”上也做让步,已把相关建议提交给经合组织

图自经合组织税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Pascal Saint-Amans推特。

多方对美国倡议欢呼雀跃。经合组织税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Pascal Saint-Amans说,美国倡议“重启”了应对数字化和全球化的全面(税务)解决方案,第一支柱和最低企业税率迎来很好前景。

但是,“硬骨头”其实还没啃完。针对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经合组织日前表示,目前各国政府普遍同意最低税率的基本设计,但最棘手的问题是具体税率。[xv]相对美国本周提出的21%,OECD方面正在讨论的全球企业最低税率要低得多,接近爱尔兰12.5%的税率水平

如经合组织数据所示,欧洲国家中企业税较高的法国(32%)、葡萄牙(30%),较低的有爱尔兰(12.5%)、匈牙利(9%)和瑞士(8.5%)。中国企业税率标准税率是25%,部分行业(如:高新技术企业和部分集成电路生产企业)为15%。[xvi]

图自经合组织。

按“BEPS项目”第二支柱设计,如果各国就全球最低税率达成一致,各国政府仍可以设定本土企业税率,但如果企业在某个国家支付税率较低,本国政府则可将其“补足(top up)”到商定税率水平,从而消除将获利转至避税天堂的优势。

据富达投资公司战略和咨询总监Jeff Goldstein,按“BEPS项目”基本形式,假设A国公司税率为20%,B国公司税率为11%,全球最低税率为15%,X公司总部设在A国,但在B国报告收入。A国将对X公司在B国赚取的利润进行 “补税”,补税方式相当于B国11%的税率与全球最低税率15%之间的百分点差额(例如,X公司将额外支付在B国报告的利润的4%的税款)。

专家认为,实施全球企业最低税率有助于改变企业激励机制,因为企业知道转移到避税地的利润将面临增量税收。此外,因为该方法还要各国逐一报告公司活动,将增加公司税收做法的透明度。

欧洲国家中,被认为是“避税港”的爱尔兰可能不大会轻易同意“美国方案”。近年来外国跨国企业为爱尔兰带来数十亿美元投资,促进其经济蓬勃发展。比如去年即使受疫情影响,欧盟绝大多数国家出现大幅经济衰退,但受跨国企业在医疗设备、医药产品和电脑服务出口增长推动,爱尔兰成为去年唯一增长的欧盟经济体。

据路透社,爱尔兰财长多诺霍(Paschal Donohoe)对美国方案持保留态度,认为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将冲击爱尔兰这样的小型经济体。4月8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继耶伦呼吁设定全球企业最低税率,美国政府也在数字税上“让步”,荷兰、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对此表示“欢迎”。

”爱尔兰拒绝评论美国提议,但其财政部表示’正建设性参与这些讨论’。”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注释资料:

[i] 路透社:《拜登:企业加税可以谈 但与中国的竞争不能等》https://cn.reuters.com/article/biden-corporate-tax-china-0407-wedn-idCNKBS2BV026

[ii] G20:2nd Finance Ministers and Central Bank Governors Meeting

https://www.g20.org/2nd-finance-ministers-and-central-bank-governors-meeting.html

[iii] 国家税务总局:国家税务总局公布G20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项目2014年成果

http://www.chinatax.gov.cn/n810219/n810724/c1112384/content.html

[iv] 中青报:“数字税”大潮来袭 中国如何应对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01/19/c_1126997630.htm

[v] 同上

[vi] OECD SECRETARY-GENERAL TAX REPORT TO G20 FINANCE MINISTERS AND CENTRAL BANK GOVERNORS

https://www.oecd.org/tax/oecd-secretary-general-tax-report-g20-finance-ministers-july-2020.pdf

[vii] 国际经济法学刊:《从谷歌集团税务风波看后BEPS 时代国际税收政策与环境之变迁》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343511671.pdf

[viii] Greece and Hungary deposit their instrument of ratification for the Multilateral BEPS Convention

https://www.oecd.org/tax/treaties/greece-and-hungary-deposit-their-instrument-of-ratification-for-the-multilateral-beps-convention.htm

[ix] While Income Tax Legislation Waits, Trump Rejects A Tax Treaty

https://www.citrincooperman.com/infocus/while-income-tax-legislation-waits-trump-rejects-a-tax-treaty

[x] Brazil’s absence from the Multilateral BEPS Convention and the new amending protocol signed between Brazil and Argentina

https://kluwertaxblog.com/2017/09/05/brazils-absence-multilateral-beps-convention-new-amending-protocol-signed-brazil-argentina/

[xi] 海外直通车丨美国税改对中美跨境投资的影响

https://www.kwm.com/zh/cn/knowledge/insights/the-us-tax-reform-s-impacts-on-sino-us-cross-border-investment-20180206

[xii] Why a global minimum tax rate now seems possible

https://www.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c3e24bba-dd7e-42d6-bf3d-8fd130e86709

[xiii] 欧美加税要来了?数字税与最低企业税率!欧美税率协议越来越近

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626488

[xiv] 中青报:“数字税”大潮来袭 中国如何应对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01/19/c_1126997630.htm

[xv] 路透社:热点解析:何为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对企业和各国有何影响?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insight-corporate-tax-impact-0407-wedn-idCNKBS2BU0KP

[xvi] 普华永道:中国的主要税负。

 

《周·知》| 棉花背后的大风暴:欧盟将出台“供应链法”

风暴前夕,必有征兆。近期发酵的棉花风波回溯至H&M去年10月声明,但更让人担忧的节点或许还在路上:经数年酝酿,欧委会计划第二季度发布“可持续公司治理”新立法倡议,或强制要求欧盟本土和第三国企业对供应链做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审视其一级甚至非直接供应商人权和环境等方面情况,其风险不可低估。
欧盟要推动的“可持续公司治理”是“战略自主”工具中的一支,可被视为法国“企业责任警戒法”(corporate duty vigilance law)和德国 “供应链法”草案等的翻版,对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ESG)提出更强硬约束。
关于“尽职调查”,“富国俱乐部”经合组织也将其称作“尽责管理”。2018年发布的《经合组织负责任商业行为尽责管理指南》提到,该概念“涉及一系列相互关联的过程,用于识别、防范与减轻不利影响,跟踪实施情况与结果,并沟通企业如何通过自身运营、供应链与其他业务关系消除不利影响。”
欧洲国家在该领域司法实践已有一定年头:
2017年3月,法国通过“企业责任警戒法”(loi sur le devoir de vigilance)[i],对大型企业在人权和环境方面义务提出进一步要求。据该法规,如果公司在法国的员工数达5000人或在世界范围达10000人,就需识别自身及其子公司和供应商在商业活动中存在的人权与环境方面风险,这也是法国第一部对企业施加有关人权的尽职调查义务的法律。[ii]
在该法下,2018年,法国城市和非政府组织提出法国巨头道达尔(Total)在限制碳排放和防止气候变化方面做得不够,2020年1月提起诉讼[iii];2019年10月,法国“地球之友”等6个非政府组织提起诉讼,称道达尔在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的油田项目破坏当地环境,还侵犯人权。两个案件都在审理中。

图自搜狐网

德国方面,据路透社,今年3月,德国各部委通过《供应链法》修订草案。法案规定德国企业自2023年起对其外国供应商的侵犯人权和污染环境行为采取行动。法案将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自2023年起,针对拥有3000名员工以上规模企业,涉及600多家德国企业;第二批自2024年起,针对拥有1000名员工以上规模企业,涉及近2900家德国企业。

据当前德国草案内容,将视违法严重程度分别处以10万、50万和80万欧元不等罚款,对于年销售额超4亿欧元的大型企业,特定情况下罚款额可能高达其全年销售额的2%。[iv] 该法案预计今年9月本届德国政府任期内通过。
荷兰方面[v],政府支持推广OECD经合组织《跨国企业准则》和《联合国商业和人权指导原则》,目标是于2023年前实现90%大型荷兰企业依据OECD准则开展供应链尽职调查并作信息披露。另外,荷兰还有针对违反特定人权或经济部门情况立法,2019年通过关于童工的尽职调查法(Wet Zorgplicht Kinderarbeid),规定所有向荷兰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企业必须识别其供应链中雇佣童工的风险并采取行动减轻该风险,该法预计2022年生效。
       此外,意大利、芬兰、卢森堡等国家也已经引入或正在实施各种形式的尽职调查法律,涉及不同问题。据 Business & Human Rights in Law网站,全球范围内共有12个国家,包括英美澳,以及欧盟和国际机构引入或实施人权在商业领域相关立法。

截图自 Business & Human Rights in Law网站

纵观欧洲国家在尽职调查上的司法实践,经历了从自愿性“软立法”到强制性“硬立法”的转变,而这一趋势,也蔓延到欧盟对尽职调查有关立法中,包括即将出台的“可持续公司治理”。
    欧盟已在木材和冲突矿产等特定方向出台尽职调查相关规定。在木材法规方面,据ClientEarth发布的《欧盟木材法规(EUTR)新闻》,2019年4月,有国际非政府组织鼓噪要求中国所有木材进口商都应被强制实施尽职调查。
2021年1月1日,《欧盟冲突矿产法规》(the EU Conflict Minerals Regulation)正式生效,强制要求欧盟企业不得采购或使用来自受冲突影响或高风险地区的钨、锡、钽、金四种金属原料及其制成品。
欧盟还发布了“非财务披露指令EU Non-financial Reporting Directive”(NFRD)[vi],要求指令涉及的大型公共实体从2018年起披露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员工待遇、尊重人权、反腐败、董事多元化、对供应链尽职调查等。
    2020年9月,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其“盟情咨文”首秀中提到要提出“可持续公司治理”新立法倡议。去年10月,欧委会发布工作规划,提出将在2021年第二季度提出该立法。可明确的是,欧盟将提出的是一个“指令性”法律,即对成员国提出带有法律效力的目标,由成员国制定如何实现的法律路径。
    欧盟认为,要求企业以自愿形式遵守可持续治理是“不充分”的。欧方2020年7月发布的一份影响评估报告说,很多公司,尤其上市公司,囿于“短期主义”思维,更关心短时间内自身和持股者利益,而忽略企业长期发展及可持续性。
    报告说,法国、荷兰和意大利已有可持续公司治理方面立法,而德国、芬兰、瑞典、奥地利、丹麦、卢森堡等国则正在考虑。但成员国层面努力仍不够,尤其是面对跨国和全球企业情况下,需要一个泛欧盟的法律框架。
    按欧盟常规立法程序,一般先由欧委会提出立法倡议,然后由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审议,决定是否通过。但今年3月10日,欧洲议会以504票赞成、79票反对、112票弃权通过关于企业尽职调查和问责的立法倡议报告,要求欧盟“紧急”通过强制性法律确保企业在人权、环境等问题审查其供应链并追责。
这是欧洲议会在欧委会提出新立法倡议前亮明其立场。相比法国和德国等版“供应链法”针对一定规模大型企业,欧洲议会要求更“激进”和“咄咄逼人”,要求新法不仅覆盖大型跨国企业,还有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小公司和在高风险部门经营的小公司。此外,所有寻求进入欧洲单一市场的公司将被要求证明它们尊重人权和环境尽职调查义务。[vii]
欧洲议会还要求对有“严重违反人权如强制劳动或童工”地区有联系的产品施行进口“禁令”,要求欧委会彻底审查在新疆的出口到欧盟的企业是否有侵犯人权的情况。
律师和专家认为欧盟相关影响评估报告、欧洲议会倡议报告和各方反馈将对欧委会立法倡议产生综合影响,法律出台最终是各方博弈结果,但有几点目前较明确,一是强制性的尽职调查要求;二是覆盖欧盟外企业。
欧盟版“供应链法”受到强烈关注,诉求也非常多元。欧委会司法委员Didier Reynders在3月份欧洲议会辩论上提到,截至2月,欧方公共咨询中收到47万份反馈。
据部分公开的反馈,丹麦政府提出要考虑“相称性”和企业规模问题;荷兰外交部提出要考虑提案对欧盟和第三国利益攸关方的预期影响,以及和OECD、联合国尽职调查相关规定的一致性等;
法律专家Susan Emmenegger批评说,欧委会影响评估先入为主,不是冷静、公正和全面的分析,在方法论上存在严重缺陷;而日本欧洲商业理事会认为,对生产基地和市场遍布世界各地的公司,如果没有统一框架,将面临各区域和国家不同要求,供应链上所有公司难以执行规则,且不切实际;
芬兰商会、欧洲贸易联盟协会和非政府组织等都发表了各自看法。
H&M公司去年10月8日也提交了长达3页的反馈意见,[viii] 里面说,“我们赞同欧委会愿景,在欧洲层面建立一个强制性尽职调查框架。”

 欧盟中国商会 CCCEU

 

 

注释资料:

[i] LOI n° 2017-399 du 27 mars 2017 relative au devoir de vigilance des sociétés mères et des entreprises donneuses d’ordre (1) 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34290626?r=pxaQtxEaiV
[ii] 研究|ESG政策法规研究-法国篇 https://www.casvi.org/h-nd-1098.html
[iii] French campaign groups ask court to order Total to act on global warming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limate-change-france-total-idUSKBN1ZR1C3
[iv] German Supply Chain Act envisages fines of up to 2% of turnover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germany-companies-supply-chains-idUSL5N2KZ45N
[v] 企业尽职调查升级为强制性义务|荷兰负责任商业行为的政策及实践 https://www.sohu.com/a/437835998_370262
[vi] Towards a mandatory EU system of due diligence for supply chains. https://www.europarl.europa.eu/RegData/etudes/BRIE/2020/659299/EPRS_BRI(2020)659299_EN.pdf
[vii] Growing convergence towards a hard law duty of care in the EU https://www.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bd84dc15-561b-4470-8d31-44b185c122ee
[viii] H&M Group’s position on mandatory due diligence October 2020 https://ec.europa.eu/info/law/better-regulation/have-your-say/initiatives/12548-Sustainable-corporate-governance/F594626